墨·文笔这辈子好不了了·月

一个渣渣orz

【rh】爱恋

cp向为:redeyes x herobrine
黑不起来文风崩坏预警——
标题和正文是基本无关——
恶魔人类paro?




“你想要什么?”
恶魔在他的耳边询问着他的内心,白眸的光似要刺透人的眼眸。
“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有想要的东西? ”
red挤出嚣张的笑容,在剧痛的摧毁下腰背绷紧的像拉满弦的弓,他甚至走到恶魔的面前,仰头看着他,拉着他的手把他拉成与自己平视。
“ 因为人类永远都无法满足 ”
恶魔勾起一边的嘴角,道出永恒的事实。
“ 说出你想要的,我会满足你 ”
白眸人眼中满是兴奋,紧盯这个人类,他好久没遇到这种嚣张的人了。
“ 我没什么想要的 ”
red看出白眸人的兴奋,单手插兜,耸了耸肩,与恶魔对峙,
red知道,他很可能会被眼前的恶魔杀死,
但那又能怎样呢,仅仅是死亡而已。
“噢,这是不可能的”
白眸人露出失望的眼神,
“金钱?寿命?美貌?健康?”
“总有你想要的”
白眸人紧盯着红瞳的人,绽出的笑容邪恶而令人害怕。
“我想要你”
红瞳的人毫不犹豫。
“是——吗?”
白瞳的人挤出玩味的笑容,头上艳红的角与身后摇曳着的红尾无一不告诉red,他不是人类。
“是的”
双眼对上的那一刻,是他们坠落的开始。
…………………………………………………………
已经过去三年了,
化为人类样貌的恶魔没有改动太大的样貌,失去了那种邪气,取而代之的是俊美的五官。
red走上前,抱住herobrine,凑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
“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
他们在床上相拥,亲吻着对方,red沉浸在那双白眸的美丽,herobrine沉浸在red被血浸透的红眸的锐利,恶魔与人类在黑夜的掩饰下放纵自己,放纵自己那许久未曾跳动的心脏。
恶魔与人类的爱恋从此刻开始,堕落的深渊向他们张开怀抱,触犯了条约的他们在深渊拥抱。
…………………………………………………………
“herobrine,你本为恶魔,本就不该存在”
“现在又祸害一个人类,与他相爱,触犯条约”
创世的神明威严而庄重的声音传来,神明的力量让herobrine被迫跪下,压折了herobrine骄傲的脊背骨。
“处罚为——
死亡。”
神明的声音落地的一刹那,锐利的十字架从后脑穿透herobrine的头,留下一个十字形状的洞,
十字架审判犯罪的恶魔,将其杀死,称为——惩罚邪恶。
…………………………………………………………
red不知道,他的恶魔在一夜之间的死亡,他也永远不会知道。
神明把他的记忆抹去,神明的力量是无法抵抗的,
何况他仅仅是一个人类呢?
深渊吞噬了恶魔,将绝望的人类抹去记忆。
…………………………………………………………
red好像很喜欢白色,
几年后,red的女友这么想着,于是她穿上白色的美丽衣裙,戴着白色的美瞳去寻找red。
“red——!”
她开心的挥着手,扑进red的怀中。
red在看见她的白眸时顿了顿,捧起她的脸喃喃
“当初……
是谁也有这么一双白眸呢?”

【裘杰】一成不变?

此篇私设:杰克第一个来的庄园,裘克第二,然后里奥,蜘蛛√
cp向:裘杰,杰受预警
以及正文和标题没有关系,写着写着跑偏了1551
是给 @猫猫松 的甜饼!!!
昨晚写完时间太晚了就没发_(´ཀ`」 ∠)__
文笔不好预警.jpg






以下正文↓↓↓


进入庄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杰克这么想着,他在阳光正艳的下午坐在他那张椅子上,端着红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不论做什么都会腻的,包括杀人。
从一开始的兴奋,到最后的冷漠。
他那双漂亮的红眸看多了求生者们惊慌失措的样子,也见惯了他们被开膛破肚的模样。
现在对他而言,杀死他们不像是个人的兴趣,而更像是一成不变的任务。
一成不变?
庄园主曾在几天前吊着嗓子,似是带着些戏谑的问他。
一成不变。
他答道,脸上挂着的是因长时间假装绅士而带来的习惯性微笑,微长的黑发略有些遮住那双红眸子,遮住了深深的来自眼底的一滩死水。
每天经历着同样的杀戮,杀死已经可以背的下名字的几个求生者,
即使是上帝来做这种事情也会无聊,
杰克笃定着,手中的红茶因主人长时间的思绪飘远而从温热变成微凉,之前让人觉得炎热的阳光已带了些许黯淡,但照在人身上依旧是暖洋洋的温度。
他看着面前依旧艳丽盛放的红玫瑰,用手亲密摩挲着它的花朵,这等美景他已然见过多次,但却还是喜爱的紧。
也许是因为玫瑰艳丽到让人喜爱的过了头?
他曾在心底猜测过,后来也不再去想,只顾着安心欣赏美景。
杰克看着夕阳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坠落,将余晖洒在他的脸上,带着苍白的脸也被这余晖照出丝丝红润,抿了抿唇,起身走回屋中。
…………………………………………………………
听庄园主说今天会有新人来。
杰克想着,这才距离他上次心中想着一成不变过了三天,庄园主就又找来了新人,
庄园主可真是不会让他失望。
他眯起了那双浸着人们鲜血而红透的眸子,舔了舔唇,
不知道那新人是求生者还是监管者,希望那人是个“可爱”的主。
…………………………………………………………
“hey——”
“有人吗——?”
男人的声音低沉,却又捏尖了嗓子,听着带了一种不舒服的滑稽感。
杰克正照顾着他的花朵,
即使他知道就算他不照顾它们也能开的如同血液那般艳丽。
既然走来的是监管者的地方,那就是同事了啊,
杰克在走去大厅的路上想。
“hey,新人”
“我是'开膛手——JACK',欢迎——”
杰克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男人便穿着一身玫瑰般血红的衣服提着电锯冲刺了过来,他闪身躲闪,丝毫不为被打断说话而恼怒。
终于不再是一成不变了。
杰克带着兴奋的双眼上下打量着这个新人,忽的扯开了嘴角,仗着自己腿长的优势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对方。
那人也眯起双眼,看着杰克身上的燕尾服忽然道了句
“伪绅士”
杰克忽然就炸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话戳中了自己的痛脚,于是他看着对方的面具和服式,笑着居高临下的道
“你也没好到哪去,哭泣小丑先生”
…………………………………………………………
后来庄园主的出现截止了二人拆监管者大厅的行为,他刻意吊着声音,
“这是我们的小丑先生——JOKER”
“而这位已经介绍过了,绅士先生——JACK”
杰克看着对方,喝了一口红茶,道
“欢迎您的到来,哭泣的小丑先生”
那时候的杰克想,
至少,不再是一成不变了,不是吗?
他为裘克的出现而感到兴奋。
…………………………………………………………
再后来杰克发现,
他当初为裘克的到来感到兴奋真是大错特错,
裘克简直就是个混蛋。
而这人的出现大大加大了庄园主的负担,庄园主看着又一次因为二人打斗而毁坏的器物,嘴角抽了抽,叹了口气,在心底苦笑着抱怨
我当初真是脑子抽了,吃饱了撑的把裘克带了回来,果然,自作孽不可活。
于是他带回了里奥和瓦尔莱塔,希望这两个脾气还算温和的人可以去救救被打斗摧毁的器具。
结果这两人管了一两次就不管了,各干各的,里奥看着他们俩,觉得有点像当初隔壁家两个男娃娃,互相怼对方,结果却是一对儿,想着想着,他再看这两人的行为,有点想戴墨镜。
瓦尔莱塔用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个苹果,看着两人互怼,莫名感觉有点温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抽了。
庄园主看着满地的蛛丝和布偶以及被打斗摧毁的残骸沉默着,苦笑着开口
“我都是带回了一群什么人啊”
…………………………………………………………
又过了很久,久到已经又来了几个新人。
在裘克和杰克每天日常互怼中的一天,很平常的一天,他们照常打着架,唯一不同的是裘克用火箭筒捅入杰克左脸旁的墙壁,凑在他右耳旁,用小丑一贯的尖细声音道
“hey——
我亲爱的开膛手,我喜欢你”
杰克听了也是不惊,就斜着眼眸定定的看着裘克,然后歪了歪头,凑在裘克的右耳道
“我也喜欢你,哭泣的低等小丑先生”

最近大概是抽风了
一直打嗝,还是疯狂的那种,声音贼响了,吵过我的音乐声了1551
喝水没用我都要思考要不要来勺盐冷静一下1551
不过我觉得吸猫猫更容易冷静√
猫猫天下第一!!!!!!
陌陌天下第一!!!!!!
画画天下第一!!!!!!
【疯了.jpg】
然后忽然发现有个叫“嗝”的小可爱关注了我????
吓人

05、做饭

沙雕小段子警告!





05、做饭
“哥——我饿——”
一只嗷嗷待哺的herobrine发出了做饭的声音。
“吾弟——我也饿——”
一只正在做饭的notch发出了让herobrine等待的声音。
“好的,我懂√”
一只嗷嗷待哺的herobrine打开了他的 Window0。
【herobrine:墨月你是不是把 Window10的1忘记了。
墨月:啊好像是的……算了随它吧~随它吧~ 回头已没有办法~随它吧~随它吧~一转身不再牵挂~
围观的吃瓜吃面吃鸡吃饭吃水吃地球吃人群中:mdzz】
半个小时后,一只嗷嗷待哺的herobrine变成了一只肚子圆圆的herobrine。
一只正在做饭的notch变成了一只正在洗碗的notch。
现在让我们把视线放到herobrine的电脑,
他正在写什么?
他在写,
“notch和herobrine的日常生活”
啊——!!!!!
【土拨鼠的尖叫】
今天,
也是被撒狗粮的一天。

4. 一方的起床气

4. 一方的起床气
“哥,起床了!!!!!!!!!!!”
“起床!!!!!!!!!!!!!!”
“起床!!!!!!!!!!!!!!”
早上七点,作息健康的三好老【划掉】小【划掉】美少年herobrine拿着工地用大喇叭对着床上的notch用揍red eyes的力气吼。
“我不!!!!!herobrine你有这么个时间为何不去码字!!!!”
notch一脸哀怨,甚至还有点绝望。
“劳资昨天才更新过”
herobrine一脸鄙夷,把notch从被窝里掏出来。
“brine……brine……你就放过我吧……
我相信你不会想要被我用催更理由追杀一整天吧。”
“抱歉,我手速快。
你随便催。”
herobrine一脸“我手速快我jio傲”,
但他没想到会被枕头糊一脸。
“……notch!”
“我——嘶……”
话语还未说完,就被从被子里伸出来的手拽进了被窝。
脑袋撞上被窝中人的胸膛,herobrine倒抽了一口凉气。
倒不是说有多痛多疼,而是因为视角忽然的转变令他有微许惊讶。
“吾弟……再睡会”
notch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看着环住自己的手臂,herobrine叹了口气,手环上notch的身体,向他道
“睡吧,notch。”
嗯——,
今天notch也在假装起床气呢。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哥……你就这么无聊吗?”
半夜三点,被硬拉起来的herobrine看着notch手中印有贞子图案的碟片一脸无奈。
“吾弟……你就满足我一下吧orz”
“要知道我可是期待了很久的你的反应”
herobrine的眼神中透露出无奈与兴趣,
他想看看他失望的神情。
“好啊,my brother”
关上灯,贞子的出现没有使二人尖叫,
他们甚至还有点疑惑。
这么无聊到底是怎么被选成的恐怖片???
…………………………………………………………
“哈啊——怎么样,满足了吗?”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herobrine戏谑的看着他的哥哥,试图从他脸上找到失望。
“啊……和预想中一样呢”
notch意外的言语让herobrine心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果然,不会想什么小说里害怕”
notch耸了耸肩,打横抱起herobrine走去卧室。
“哈啊——当然,我可不是你的小宝贝,害怕了就往你怀里缩,notch”
herobrine也不挣扎,任他把自己抱去卧室。
“嗯哼——我也没期待过害怕的你。
要知道你一向都很从容,无关面对谁。
你是独一无二的——不管是反应,还是眸子。”
把人儿放到床上,揉了揉他棕色的头发,与人一起躺下。
“好了,睡吧,明天还要码字。
晚安,brine。”
“晚安,notch。”

段子大概?

rh告白后续之一

herobrine沉默了。
他一拳头打破了水镜。
甘霖娘哦?????
红眼病亲劳资?????
劳资是攻,靴靴lei诶!
……………………………………
red很倒霉。
这是他今天第不知道多少次大概和樱梦白羽的全名的字数那么多次掉入岩浆,
鬼知道这世界上哪来这么多岩浆。

是我了😂
相信也是每一个画手写手
希望大家看到好画好文,都请评论留下你的足迹,都请小红心小蓝手
他们会因为你开心到升天,
相信我。

有瑜_打不过老福特qwq:

是我1551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2.马戏团的人偶们

欧风三十题
1.梦与现实交错✔
2.马戏团里的人偶们✔
3.王车易位
4.天堂乐园
5.红黑色的轮盘赌
6.玫瑰教堂之下、第十三块砖
7.十字坟
8.地狱之门
9.歌剧院的独幕戏
10.红磨坊的舞女
11.午夜十二点的钟声
12.天色阴霾的星期五
13.幻灭的海市蜃楼
14.彗尾与心愿
15.冰封的地域九层
16.陨落的加百列
17.血色蔷薇花
18.火雨纷飞的沙地
19.佛罗伦萨的诗人
20.下沉的威尼斯
21.无法阻止的末世
22.黑暗童谣
23.耶路撒冷的哭泣
24.远征的十字军
25.伊甸园的苹果
26.文艺复兴
27.最后的微光
28.审判日
29.半边红海、半边深渊
30.灵魂之城

注:文中所有英文来自讯飞输入法翻译——快捷翻译,有错我不负责!!!!害怕有错给下面添了中文√








2.马戏团里的人偶们
“HEY——!”
“欢迎各位观众——!”
“这里是,”
“‘微笑小丑——JOKER’为您带来的表演!”
马戏团破旧的舞台上,“微笑小丑”的声音代替了先前死板的主持,
——纵使如此也还是只有那虚伪的绅士“开膛手”来看他的表演。
当然,这样的声音我们的伪绅士可不会喜欢,
这太吵闹了。
或许他会带着上等人的高傲去回答台上的“微笑小丑”——
“HEY——先生。您的声音真的刺耳,可以请您闭上您那张啃食过蠕虫的嘴吗?”
噢——当然,
这前提是我们的开膛手还可以说话的情况下。
我们可爱的开膛手——JACK,现在被“微笑小丑”缝上了那张不饶人的嘴。
手脚筋也被割断,
——他失去了他的武器,这使他恐惧。
他看着“微笑小丑”用假肢骑着独轮车,抛着彩球。
那技艺比起微笑小丑可是厉害的多。
微笑小丑已经在台上了?
噢不不不,我亲爱的小姐。
那是哭泣小丑——JOLER,他将微笑小丑的面皮剥了下来,缝在自己的脸上。
可真是刺激不是么?
噢当然,JACK喜欢他那疯狂,
可惜他玩儿大了。
可怜而又可恨的哭泣小丑下了台,带着笑容用假肢一瘸一拐的走向了被绑住的JACK。
“噢——杰克,你现在真是美极了。”
被缝住的嘴无法表达想说的话,浸泡在疯狂的气息里,使杰克害怕,而又兴奋。
hey,死亡有什么可怕呢?
他如此想着。
“我的上帝,杰克。”
“你就是我的上帝,知道么?”
“你是我的,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
“我的!”
“为什么要尝试逃走呢?Why?”
“Why did you run away?”
【为什么你要逃走】
杰克笑了,不顾唇上撕裂的疼痛,
“Because I hate you, the lower class.”
【因为我厌恶你,下等人。】
“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么现在被下等人绑起来像只可怜的能被一脚踩死的老鼠是谁呢?”
裘克看着杰克道。
舔去杰克唇上的鲜血,血液的味道使他兴奋。
“杰克……表演——结束了哦。”
“你该去死了。”
心脏被穿透的疼痛使杰克的脸有着一瞬间的扭曲,不过他还是笑着。
吻上裘克的唇,模糊不清的说
“I like you, Joker,My Joker。”
【我喜欢你,裘克,我的小丑。】
“你可真是……”
“令人沉迷。”
面前的人儿已经死去,他的笑轻浮而又令人厌恶,
可就是令人沉迷。
噢——我一定要用你这张皮做两个人偶。
所以裘克动手了,
他用杰克的皮做了两个玩偶。
“人皮娃娃——”
裘克总是用着尖锐刺耳的声音对着孩子们说到,使他们哭泣,逃跑。
没人发现绅士的死亡,没人发现裘克房间隐隐透出的血腥味,也没人发现人皮娃娃的秘密。
———————————————————
噢,小姐,
你去过“欧利蒂斯马戏团”吗?
那里的微笑小丑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小丑,
哭泣小丑纵然使人厌恶,
但他做人偶却是个好手艺。
你或许可以去向他买一个来把玩,
虽然他没有卖过任何人。
所有向他买人偶的人都失踪了,
第二天会出现与他一模一样的两个玩偶。
您或许,
可以去试试噢……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