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笔这辈子好不了了·月

当你凝视着作业的时候
作业正在把你拖下深渊

堆【沉棺】

被蒙着眼放入棺材,背部感受到冰冷坚硬的木板,眼罩被揭开,被挖出一个洞的棺材仅仅能让你窥视到些许人的笑脸。被人们抬起放入液体中,与想象中的上浮不同的是在缓缓下沉的棺材。直到再也看不见光明,液体滴滴答答,往你的眼上滴。在脆弱球体接触到液体的那一刻, 刺痛灼烧着你的眼球,逼迫你闭上眼,然而即使闭上眼睛,液体也从缝中渗入。渐渐的,液体缓慢涌入棺材,渗进你的眼,把残留的空气吞噬。求生的本能让你张开了嘴,一大口液体从食道与气管一同流入你的身体,灼烧着你的肺。在最后的那一刻,你看见光明来到了你的身边。


nh同居30题、01

01、相拥入眠
“notch……多晚了这都……
就不能明天早上吗?!”
夜晚十点,正在与周公下棋的herobrine被notch硬拉了起来,
他闭着眼嘟嚷着,前一秒还在温暖被窝中与周公下棋,后一秒就被拉起来接触冰冷空气的感觉弄不好。
他勉强把白眸睁开一条缝,避免自己走着走着就撞上了墙这种搞笑的事情发生。
虽然notch会在那之前把他护好。
“叫你熬夜码字,这下子你可算知道high的不行的代价了吧。”
notch叹了口气,他那弟弟前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切都很按时,但就是在码字这点上high的不行。
自己一觉都睡过去了他还顶着头略湿的蓬松棕发认真码字,手上敲打键盘的清脆声不绝于耳。
眼下的浮肿和轻微的青色明显的透露出herobrine昨晚干了什么。
notch的脑中有一种很不好的猜测,于是他用刚起床的沙哑嗓音试探着问
“hero,你……整晚没睡?”
“是啊”
不出预料的得来了人轻快的回答。
notch以用手捂住了眼这个行为来表示自己的无奈,然后他穿上拖鞋,走向卫生间。
“hero,有什么要吃的吗?”
notch在拿钥匙的时候习惯性的问了一句。
不用herobrine回答他也会知道对方会点一杯豆奶。
他弟弟那熬了夜肚子就有可能痛的毛病他也是从小看到大了。
“一杯豆奶撒——”
herobrine在一个有卖萌嫌疑的字上拖长了尾音。
也许是一年里弟弟总要有的码字兴奋期来了呢。
notch认真的想着。
时间回到现在。
“好了,hero,忍一忍啊,马上就好,你只要躺着就好,乖啊。”
notch也知道herobrine已经同意洗澡了,所以他也只是用了几句哄小孩的话来对付自己的弟弟。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才能这么晚睡觉的……”
herobrine小声说了几句,在他前面的notch自是听见了。
他不语,只在心中笑他可爱。
“好了,来,脱衣服,躺进去。”
notch看着herobrine一副梦游脱衣服的样子,脸上也带了笑。
“notch……等会被窝又要冷了啊1551
难受”
herobrine干脆用了网上的黑话来表示尊敬,反正都是现代人了谁还看不懂呢,不是吗?
“没事,没事,
我抱着你睡就暖和了。”
notch看着herobrine一副“我好悲伤我在雨中拉肖邦”的样子,忍着笑把衣服脱掉。
…………………………………
“啊老哥……
我多大了来着?”
“22”
“老大不小了啊……你也25了啊”
“嗯”
…………………………
“好了,睡吧”
“嗯……”
他们相拥而眠,像他们以前做的那样平淡。

达拉崩吧

很久很久以前
notch突然出现
带来特性
带走了brine又消失不见
王国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
大声喊
我要用上最好的手
翻过假发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brine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神之右手·大总攻·超帅气steve
再来一次
神之右手·大总攻·超帅气steve
是不是
神之右手·大总攻·超帅气steve
对对
神之右手·大总攻·超帅气steve
英雄帅steve
骑上最快的猪
带着大家的希望
从城堡里出发
被僵尸追着打
扣了十二滴血
无数伤痕见证
他慢慢掉级
偏远破败村庄
打开所有熔炉
一路小黑伴随
指引前路的黑珍珠
闯入一座山洞
brine和秃头notch
steve拔出宝剑
notch说
我是不戴假发·剧情需要·正位神notch
再来一次
不戴假发·剧情需要·正位神notch
是不是
秃头大叔·老牛一个·创世神nitch
谢谢是
不戴假发·删除你哦·正位神notch
于是
神之右手·大总攻·超帅气steve
砍向
不戴假发·剧情需要·正位神notch
然后
不戴假发·剧情需要·正位神notch
删了
神之右手·主人格·超帅气steve
最后
不戴假发·剧情需要·正位神notch
他送走了
神之右手·主人格·超帅气steve
让他带走了
公主白内障·大总受·逆位神brine
回到了
下界末地主世界还有暮色森林
国王听说
神之右手·主人格·超帅气steve
他打败了
不戴假发·剧情需要·正位神notch
就把
公主白内障·大总受·逆位神brine
嫁给
神之右手·主人格·超帅气steve
啦啦帅steve 公主brine
幸福地像个童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
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
孩子称作青白眼
他的全名只有这些
你自己记住吧

【裘杰】一成不变?

此篇私设:杰克第一个来的庄园,裘克第二,然后里奥,蜘蛛√
cp向:裘杰,杰受预警
以及正文和标题没有关系,写着写着跑偏了1551
是给 @猫猫松 的甜饼!!!
昨晚写完时间太晚了就没发_(´ཀ`」 ∠)__
文笔不好预警.jpg






以下正文↓↓↓


进入庄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杰克这么想着,他在阳光正艳的下午坐在他那张椅子上,端着红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不论做什么都会腻的,包括杀人。
从一开始的兴奋,到最后的冷漠。
他那双漂亮的红眸看多了求生者们惊慌失措的样子,也见惯了他们被开膛破肚的模样。
现在对他而言,杀死他们不像是个人的兴趣,而更像是一成不变的任务。
一成不变?
庄园主曾在几天前吊着嗓子,似是带着些戏谑的问他。
一成不变。
他答道,脸上挂着的是因长时间假装绅士而带来的习惯性微笑,微长的黑发略有些遮住那双红眸子,遮住了深深的来自眼底的一滩死水。
每天经历着同样的杀戮,杀死已经可以背的下名字的几个求生者,
即使是上帝来做这种事情也会无聊,
杰克笃定着,手中的红茶因主人长时间的思绪飘远而从温热变成微凉,之前让人觉得炎热的阳光已带了些许黯淡,但照在人身上依旧是暖洋洋的温度。
他看着面前依旧艳丽盛放的红玫瑰,用手亲密摩挲着它的花朵,这等美景他已然见过多次,但却还是喜爱的紧。
也许是因为玫瑰艳丽到让人喜爱的过了头?
他曾在心底猜测过,后来也不再去想,只顾着安心欣赏美景。
杰克看着夕阳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坠落,将余晖洒在他的脸上,带着苍白的脸也被这余晖照出丝丝红润,抿了抿唇,起身走回屋中。
…………………………………………………………
听庄园主说今天会有新人来。
杰克想着,这才距离他上次心中想着一成不变过了三天,庄园主就又找来了新人,
庄园主可真是不会让他失望。
他眯起了那双浸着人们鲜血而红透的眸子,舔了舔唇,
不知道那新人是求生者还是监管者,希望那人是个“可爱”的主。
…………………………………………………………
“hey——”
“有人吗——?”
男人的声音低沉,却又捏尖了嗓子,听着带了一种不舒服的滑稽感。
杰克正照顾着他的花朵,
即使他知道就算他不照顾它们也能开的如同血液那般艳丽。
既然走来的是监管者的地方,那就是同事了啊,
杰克在走去大厅的路上想。
“hey,新人”
“我是'开膛手——JACK',欢迎——”
杰克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男人便穿着一身玫瑰般血红的衣服提着电锯冲刺了过来,他闪身躲闪,丝毫不为被打断说话而恼怒。
终于不再是一成不变了。
杰克带着兴奋的双眼上下打量着这个新人,忽的扯开了嘴角,仗着自己腿长的优势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对方。
那人也眯起双眼,看着杰克身上的燕尾服忽然道了句
“伪绅士”
杰克忽然就炸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话戳中了自己的痛脚,于是他看着对方的面具和服式,笑着居高临下的道
“你也没好到哪去,哭泣小丑先生”
…………………………………………………………
后来庄园主的出现截止了二人拆监管者大厅的行为,他刻意吊着声音,
“这是我们的小丑先生——JOKER”
“而这位已经介绍过了,绅士先生——JACK”
杰克看着对方,喝了一口红茶,道
“欢迎您的到来,哭泣的小丑先生”
那时候的杰克想,
至少,不再是一成不变了,不是吗?
他为裘克的出现而感到兴奋。
…………………………………………………………
再后来杰克发现,
他当初为裘克的到来感到兴奋真是大错特错,
裘克简直就是个混蛋。
而这人的出现大大加大了庄园主的负担,庄园主看着又一次因为二人打斗而毁坏的器物,嘴角抽了抽,叹了口气,在心底苦笑着抱怨
我当初真是脑子抽了,吃饱了撑的把裘克带了回来,果然,自作孽不可活。
于是他带回了里奥和瓦尔莱塔,希望这两个脾气还算温和的人可以去救救被打斗摧毁的器具。
结果这两人管了一两次就不管了,各干各的,里奥看着他们俩,觉得有点像当初隔壁家两个男娃娃,互相怼对方,结果却是一对儿,想着想着,他再看这两人的行为,有点想戴墨镜。
瓦尔莱塔用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个苹果,看着两人互怼,莫名感觉有点温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抽了。
庄园主看着满地的蛛丝和布偶以及被打斗摧毁的残骸沉默着,苦笑着开口
“我都是带回了一群什么人啊”
…………………………………………………………
又过了很久,久到已经又来了几个新人。
在裘克和杰克每天日常互怼中的一天,很平常的一天,他们照常打着架,唯一不同的是裘克用火箭筒捅入杰克左脸旁的墙壁,凑在他右耳旁,用小丑一贯的尖细声音道
“hey——
我亲爱的开膛手,我喜欢你”
杰克听了也是不惊,就斜着眼眸定定的看着裘克,然后歪了歪头,凑在裘克的右耳道
“我也喜欢你,哭泣的低等小丑先生”

2.马戏团的人偶们

欧风三十题
1.梦与现实交错✔
2.马戏团里的人偶们✔
3.王车易位
4.天堂乐园
5.红黑色的轮盘赌
6.玫瑰教堂之下、第十三块砖
7.十字坟
8.地狱之门
9.歌剧院的独幕戏
10.红磨坊的舞女
11.午夜十二点的钟声
12.天色阴霾的星期五
13.幻灭的海市蜃楼
14.彗尾与心愿
15.冰封的地域九层
16.陨落的加百列
17.血色蔷薇花
18.火雨纷飞的沙地
19.佛罗伦萨的诗人
20.下沉的威尼斯
21.无法阻止的末世
22.黑暗童谣
23.耶路撒冷的哭泣
24.远征的十字军
25.伊甸园的苹果
26.文艺复兴
27.最后的微光
28.审判日
29.半边红海、半边深渊
30.灵魂之城

注:文中所有英文来自讯飞输入法翻译——快捷翻译,有错我不负责!!!!害怕有错给下面添了中文√








2.马戏团里的人偶们
“HEY——!”
“欢迎各位观众——!”
“这里是,”
“‘微笑小丑——JOKER’为您带来的表演!”
马戏团破旧的舞台上,“微笑小丑”的声音代替了先前死板的主持,
——纵使如此也还是只有那虚伪的绅士“开膛手”来看他的表演。
当然,这样的声音我们的伪绅士可不会喜欢,
这太吵闹了。
或许他会带着上等人的高傲去回答台上的“微笑小丑”——
“HEY——先生。您的声音真的刺耳,可以请您闭上您那张啃食过蠕虫的嘴吗?”
噢——当然,
这前提是我们的开膛手还可以说话的情况下。
我们可爱的开膛手——JACK,现在被“微笑小丑”缝上了那张不饶人的嘴。
手脚筋也被割断,
——他失去了他的武器,这使他恐惧。
他看着“微笑小丑”用假肢骑着独轮车,抛着彩球。
那技艺比起微笑小丑可是厉害的多。
微笑小丑已经在台上了?
噢不不不,我亲爱的小姐。
那是哭泣小丑——JOLER,他将微笑小丑的面皮剥了下来,缝在自己的脸上。
可真是刺激不是么?
噢当然,JACK喜欢他那疯狂,
可惜他玩儿大了。
可怜而又可恨的哭泣小丑下了台,带着笑容用假肢一瘸一拐的走向了被绑住的JACK。
“噢——杰克,你现在真是美极了。”
被缝住的嘴无法表达想说的话,浸泡在疯狂的气息里,使杰克害怕,而又兴奋。
hey,死亡有什么可怕呢?
他如此想着。
“我的上帝,杰克。”
“你就是我的上帝,知道么?”
“你是我的,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
“我的!”
“为什么要尝试逃走呢?Why?”
“Why did you run away?”
【为什么你要逃走】
杰克笑了,不顾唇上撕裂的疼痛,
“Because I hate you, the lower class.”
【因为我厌恶你,下等人。】
“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么现在被下等人绑起来像只可怜的能被一脚踩死的老鼠是谁呢?”
裘克看着杰克道。
舔去杰克唇上的鲜血,血液的味道使他兴奋。
“杰克……表演——结束了哦。”
“你该去死了。”
心脏被穿透的疼痛使杰克的脸有着一瞬间的扭曲,不过他还是笑着。
吻上裘克的唇,模糊不清的说
“I like you, Joker,My Joker。”
【我喜欢你,裘克,我的小丑。】
“你可真是……”
“令人沉迷。”
面前的人儿已经死去,他的笑轻浮而又令人厌恶,
可就是令人沉迷。
噢——我一定要用你这张皮做两个人偶。
所以裘克动手了,
他用杰克的皮做了两个玩偶。
“人皮娃娃——”
裘克总是用着尖锐刺耳的声音对着孩子们说到,使他们哭泣,逃跑。
没人发现绅士的死亡,没人发现裘克房间隐隐透出的血腥味,也没人发现人皮娃娃的秘密。
———————————————————
噢,小姐,
你去过“欧利蒂斯马戏团”吗?
那里的微笑小丑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小丑,
哭泣小丑纵然使人厌恶,
但他做人偶却是个好手艺。
你或许可以去向他买一个来把玩,
虽然他没有卖过任何人。
所有向他买人偶的人都失踪了,
第二天会出现与他一模一样的两个玩偶。
您或许,
可以去试试噢……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梦境与现实交错

啊这次是欧风三十题,由于流强强所以大多是裘杰啦orz
cp向不明显,但真的是裘杰!信我!
幼儿园文笔了解一下
瞎d写了解一下
不会欧美文风了解一下

↓↓↓↓↓题目表↓↓↓↓↓
欧风三十题
1.梦与现实交错✔
2.马戏团里的人偶们
3.王车易位
4.天堂乐园
5.红黑色的轮盘赌
6.玫瑰教堂之下、第十三块砖
7.十字坟
8.地狱之门
9.歌剧院的独幕戏
10.红磨坊的舞女
11.午夜十二点的钟声
12.天色阴霾的星期五
13.幻灭的海市蜃楼
14.彗尾与心愿
15.冰封的地域九层
16.陨落的加百列
17.血色蔷薇花
18.火雨纷飞的沙地
19.佛罗伦萨的诗人
20.下沉的威尼斯
21.无法阻止的末世
22.黑暗童谣
23.耶路撒冷的哭泣
24.远征的十字军
25.伊甸园的苹果
26.文艺复兴
27.最后的微光
28.审判日
29.半边红海、半边深渊
30.灵魂之城

1. 梦与现实交错
“嘿,虚伪的秃子上等人!”
在我们的绅士坐下前,向来与他看不对眼的小丑讽笑道。
“请注意您的言辞,哭泣的小丑先生。”
作为一名合格的绅士,他自然不会在众人面前直接失礼。
噢,上帝啊,他们两个又开始了。
里奥与瓦尔莱塔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杰克和裘克的火焰不是一天两天了,在你们到达庄园前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庄园主保持着一贯的虚伪笑容大声道。
“天呐——你这装作优雅的进食样子真是好笑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难道还以为你在那个可笑的家里吗?”
“当然不——噢,上帝呀,我说错了些什么,看看我们的可怜的开膛手小绅士,他一脸悲伤的样子可真让人同情!”
裘克住了前面的话,接着又蹦出一段带着嘲讽的美式英语。
杰克依旧安静享用着他的早餐,
——毕竟他不想和一个粗鲁的下等人计较,那会伤到他绅士的风度。
“我美丽的瓦尔莱塔小姐,感谢您做的早餐,它美味极了。”
杰克执起瓦尔莱塔的手,落下一枚轻吻。
瓦尔莱塔用自己的一条机械手臂捂住了自己的嘴,笑到
“噢,我的绅士,只要您喜欢就好。”
裘克看着这一幕,眯了眯眼睛,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被缝上去的脸勾起了微笑,感官被丝线传来的麻感提醒,裘克举起了手中的火箭筒,对着杰克冲了过去。
虽然没有呼吸与心脏,但警惕不减的杰克快速闪了过去,
——可他忘了他美丽的瓦尔莱塔小姐还坐在椅子上毫无察觉。
世界在裘克的火箭筒触碰到瓦尔莱塔身影的一瞬间碎裂。
…………………………………………………………
杰克的额上带着冷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没有手刃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天啊……没事的……只是个梦,
杰克安慰着自己。
穿戴好,下了楼。
“嘿,虚伪的秃子上等人!”
在我们的绅士坐下前,向来与他看不对眼的小丑讽笑道。
与梦里一模一样的话语令杰克瞪大了双眼,他咬住了下唇,忍着颤抖的声音
“请……注意您的言辞,哭泣的小丑先生。”
他说完后,眼睛却不受控制的向着里奥与瓦尔莱塔的位置看去。
两人和梦中一样,对视了一眼,眼中皆透着浓浓的无奈。
杰克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拿起了桌上的餐具开始享用早餐。
“天呐——你这装作优雅的进食样子真是好笑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难道还以为你在那个可笑的家里吗?”
“当然不——噢,上帝呀,我说错了些什么,看看我们的可怜的开膛手小绅士,他一脸悲伤的样子可真让人同情!”
裘克住了前面的话,接着又蹦出一段带着嘲讽的美式英语。
杰克没有理他,
没事的,只是个梦,预知梦而已。
他用着一贯的绅士礼仪对着瓦尔莱塔行了一个吻手礼,
“我美丽的瓦尔莱塔小姐,感谢您做的早餐,它美味极了。”
瓦尔莱塔用自己的一条机械手臂捂住了自己的嘴,笑到
“噢,我的绅士,只要您喜欢就好。”
杰克的眼睛往后看着裘克,
他看见裘克眯了眯眼睛,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举起了手中的火箭筒,对着他冲了过去。
并且拉着瓦尔莱塔的机械手臂将她拽到安全区,
——即使她的机械手臂还是断了一条。
裘克咂了咂嘴,扛着火箭筒进了游戏。
而瓦尔莱塔则是看着他,露出一个笑,
“喔——感谢我的绅士
即使我的手臂还是被那哭泣小丑弄断了一条。”
“为美丽的女士效劳,是杰克的荣幸。”
杰克在瓦尔莱塔的耳边道。
…………………………………………………………
又一次,杰克从梦中醒来。
他捂住自己的脑袋,
他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了。
一次又一次的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甚至还会变得重复起来。
他无法确定这是几月几日,无法确定时间。
他甚至无法确认自己是否还活着,是否存在过,
是否拥有过人生。
交错的现实与梦境令他的神经紧绷不已,
他已临近崩溃的边缘与堕落的深渊。
坠落的夕阳将光打在他的身上,
华美而又遥不可及。
没有人知道,他快要撑不下去了。
他仿佛距离现实仅有一步之遥,却又在原地徘徊,
无助并且软弱。
他看着身旁到手刃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既然无法将现实分辨,不如走向虚空。
装上手刃,划开皮肉,
没有心脏的胸腔显得无比空寂。
这令杰克想起一个事情,
他已经死了,死了很久。
而死人,不可能再死一次。
他笑了笑,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在半夜里面对“裘克”,或者裘克今天会惹出的事情。

微笑

微笑
原梗来自 @柳钥-冷cp爱好者
18岁杰√
exm本文稍微私设一下,杰克是四个监管者里第二大的,最大裘克orz
幼儿园文笔了解一下.jpg
交个党费.jpg
cp向虽然可能看不出来,但其实是裘杰orz
吹爆互怼!
强强什么的最好了orz
↓↓↓↓↓正文开始↓↓↓↓↓

——你是一名绅士!绅士不应该是这样一张冷冰冰的扑克脸,这是对先生小姐们的不尊敬!
这是从杰克那令人厌恶的父亲口中所说的。
噢,我的上帝。
这是杰克听的不知道第多少遍,
他真想就此翻一个白眼走人。
可他不能,因为这么做他会被他那所谓的父亲用不绅士的理由而怒骂、殴打。
天呐,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孩子。
他似乎把他当做一个发泄工具来看,心情差了边可以怒骂,骂完就被丢到了一边。
而懦弱的母亲一点也不能护住他,反而说他是个不详的存在。
噢,我可能真的就是所谓不详吧,
他如此想着。
母亲生下了他,却因为一些医生所说的破原因而切掉了子宫。
父亲本就不喜他与母亲,转而又娶了一名新娘,明日就是他们的婚礼。
…………………………………………………………
婚礼那天,雾翻腾着,将一名孩童引往深渊。
父亲的殴打与母亲的怒骂伴随着新娘嘲讽的笑声一齐到来。
杰克在此之后回到了房间,他拿出了当初夜晚之时,陌生人给他的手刃与信。
“喔喔——我亲爱的小绅士,你总有一天会用上它的!
欧利蒂丝庄园永远的欢迎你! ”
那位可真是预测的准呐,
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转瞬即逝。
拆开信,上面是去往欧利蒂丝庄园的方法——用手刃切开自己的心脏。
噢——看来这样等到他厌倦这场人生后,
杰克舔了舔唇。
杰克对着镜子,为自己戴上了手刃。
锋利的刀刃刺入白的有些病态的皮肤,割开皮肉。
嘴角被割裂至面颊,鲜血缓缓流淌,滴答滴答的落在白色的衬衫上。
这样就算笑了吗?我亲爱的父亲。
黑色的碎发遮住他的眼睛,遮住眼中神色。
……………………………………………………
“扣扣扣——”
“进来。”
父亲翻了一页手中的书,不耐烦道。
“父亲。”
父亲抬头看了一眼,眼中不受控制的溢出厌恶,皱着眉头道
“你来干嘛。”
“父亲,我可以笑了。”
杰克抬起头,鲜血从两边被割开的皮肉中流下,而他却是毫无感觉一般看着他的父亲从椅子上摔下,爬到了角落,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杰克一步步走向他的父亲
带着他脸上的“微笑”。
手刃从腹部剖开,父亲被疼痛折磨,无法反抗。
而杰克独自喃喃
“让我来看看……您的心,是黑色的么……”
血红色内脏被逐渐拽出,
鲜红的心脏在苍白的手中跳动,
然后被捏碎。
鲜血洒了一地,溅入杰克的眼睛。
…………………………………………………………
夜晚,杰克来到母亲的房间
剖开了她的肚子。
女性尖锐的喊叫无人倾听,被开膛破肚的疼痛使这尖叫仅持续了一瞬。
肠子被挖出,心脏被踩碎,狰狞的脸孔令人作呕。
杰克在她的屋子里找到了针线,他用生疏的手法为自己的唇缝上针线。
他斜着红色的眼眸,看着壁炉中艳红的火焰。
…………………………………………………………
不知为何,曾经繁荣的宅子被一场大火吞噬,主人与他们的孩子皆不知所踪。
与此同时,酒吧里常常出现一个人。
他有着略长的黑发,与红色的眼眸。
…………………………………………………………
已经死了三名妓女了,
杰克想着。
明明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东西,为什么要去将他堕了呢。
危害无辜的生命……肮脏,且令人厌恶,
上帝不会容许她们的存在,所以他替上帝杀死了她们。
杰克拭去脸上的血,走出了巷子。
…………………………………………………………
不知何时,厌倦了这种生活。
不会反抗的猎物已经激不起他的兴趣,
上帝啊,他现在已经20岁了,这种猎物实在是无趣过头了。
他忽然就想起了那个庄园,去往的方法是什么来着?
啊啊,貌似是用手刃切开自己的心脏。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
毫不犹豫的切了下去。
疼痛使他兴奋,而在他眼前的一幕更是让他血液沸腾。
明明应该死去的人却出现在了一个破旧的庄园大门前,可真是令人兴奋啊。
曾经的男人又来到了他的面前,带着一贯的笑容
“欢迎我们的游戏新人,我可爱的‘开膛手——JACK’,这是独属于你的面具!”
一个白色的瘦长面具被递了过去,杰克戴上了它。
“喔喔,庄园主,‘游戏’规则是什么?”
“你以后便会了解的,我亲爱的杰克”
杰克舔了舔唇,
噢,未知的规则总是让人兴奋。
庄园主领着他去到了监管者大厅,里面一个断了腿的涂着劣质油彩的人正坐在大厅里。
“喔——我亲爱的杰克,给你介绍下,这是可怜又可恨的‘微笑假面——JOKER’!”
庄园主大声的介绍道,
“啊——我先走了,给你们两个留一个美好的独处时间。”
杰克看着裘克,用他一贯的优雅声线
“我是‘开膛手——JACK’。”
裘克并未答话,他只是看着这位同僚,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嘻……我的同类,欢迎来到——
疯狂的游戏!”

段子哈哈哈嗝

白起:我和李泽言才不是青梅竹马,我白起没有那么令人讨厌的朋友,我死也不会和李泽言扯上关系
韩野今天给李泽言送什么吃的?

悠然:什么all言,李泽言是我的,李泽言爱我知道吗?!
嘿嘿all言真好吃

许墨:李泽言是啥?我许墨才不会要他的投资,我只要我的蝴蝶
嘿嘿李泽言投资我了

魏谦:我讨厌总裁,整天让我加班,我魏谦不可能喜欢他
嘿嘿总裁骂我了总裁让我加班了

周棋洛:李泽言就是个金主,我才不喜欢他,我喜欢薯片小姐
嘿嘿我看到有人写我x李泽言了

李泽言:我李泽言直的,你们这群腐女别想了,幼稚白痴不清醒
许墨周棋洛白起魏谦你们给我滚出我家

完美体现我一个萌新站all言的心情233
【及占tag抱歉】

red歌词

red歌词:
放弃啦 不干啦
当个red累死啦
尼玛叨了半天
他不理我这是什么鬼
完蛋啦 不理我
彻底放弃不干啦
表白完毕走完剧情
我要准备回虚空
我喜欢你啊 想要你的全部
可是为什么 你不理我啊
肯定不是作者的亲儿子
必须把后妈剁了
him脸长的可爱人人争抢
而且他还会做饭会傲娇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
我两天就可以说走三百六十个他
据说现在又来一个红眼病
不用撩也不用说直接抱回家啊
一个摸头杀能撩him耳朵红
看看自己都是说的啥
我好不甘啊 还是想要啊
放弃啦 不干啦
一堆男人真可怕
弟控腹黑阳光到处称霸
还要怎么办
完蛋啦 他跑了
我的him酱逃跑啦
我该咋办啊好崩溃啊
还要什么red
放弃啦 不干啦
当个red累死啦
尼玛追了半天
终于找到不信不断腰
太好啦 回来啦
我要准备弄断腰
好开心啊